诺贝尔娱乐城

稱心、放心、歡心、安心

16年 專注檢驗類產品

0731-88905628

手機/微信:137 5507 8828

QQ:435462633     2456091980

產品中心 PRODUCT
游離三碘甲狀腺原氨酸(FT3)檢測試劑盒
全自動尿液分析系統 (FUS-200H-800)
FUS-2000全自動尿液分析工作站
聯系我們 CONTACT
湖南名鼎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聯系人:丁女士
咨詢熱線:0731-88905628
QQ:435462633 2456091980
地址:長沙市芙蓉區五一西路2號第一大道大廈13樓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行業資訊

財政部報告:全面推廣三明等醫改典型經驗!

作者:admin 時間:2018-12-25點擊:101

財政部報告:全面推廣三明等醫改典型經驗!

來源:環球醫療器械網

導讀:12月24日,財政部官方公眾號發布了財政部部長劉昆在全國人大會議上做的國務院關于財政醫療衛生資金分配和使用情況的報告。2017年全國財政醫療衛生支出14451億元,較2013年增加5156億元,增長55.5%,占全國財政支出的比重達到7.1。

來源:中國人大網

12月24日,財政部官方公眾號發布了財政部部長劉昆在全國人大會議上做的國務院關于財政醫療衛生資金分配和使用情況的報告。

報告透露:

1.全國醫療衛生投入不斷上漲

2013—2017年,全國財政醫療衛生(含計劃生育,下同)累計支出59502億元,年均增幅11.7%,比同期全國財政支出增幅高出2個百分點。其中,2017年全國財政醫療衛生支出14451億元,較2013年增加5156億元,增長55.5%,占全國財政支出的比重達到7.1%,較2013年提高0.5個百分點。2018年全國財政預算安排醫療衛生支出15291億元,較上年增加840億元,增幅高于全國財政支出2.5個百分點,占全國財政支出的比重達到7.3%。在總量快速增長的同時,各級財政按照醫改部署要求,供需兼顧、突出重點,持續優化支出結構。

2013—2017年,財政投入由4893億元增加到7550億元,年均增長11.5%,占財政醫療衛生支出的52.2%。其中,政府按照“建設靠政府,運行靠服務”的原則,從基本建設、設備購置等六個方面對符合區域衛生規劃的公立醫院予以補助。2017年,各級財政對公立醫院的直接補助達到2378億元,較2013年增長83.3%。

2.投入劇增面臨四大挑戰

一是改革措施仍需加強。醫改政策整體協調性有待進一步增強,醫療、醫保、醫藥改革還需進一步聯動,藥品、耗材價格虛高問題仍較突出,人事薪酬改革相對滯后,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還沒有得到充分體現,一些地區推進醫保支付方式改革進展不及預期。

二是可持續性壓力加大。醫療費用快速增長給醫保基金平穩運行帶來較大壓力,2017年職工醫保統籌基金和城鄉居民醫保基金分別有一些統籌地區出現當期赤字,個別統籌地區甚至出現歷年累計赤字。

三是費用結構有待優化。衛生總費用花在大醫院相對較多,流向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相對較少;各地人均衛生總費用差異較大,區域間醫療衛生服務水平仍欠均衡;公立醫院醫療收入中,體現醫務人員勞務價值的診察、治療、手術、護理等收入占比較低。

四是績效管理亟待加強。部分資金使用單位績效管理理念尚未牢固樹立,管理制度不夠完善,重立項、輕績效的問題仍然存在。體現醫療衛生行業特點的績效指標體系尚不健全,績效指標設置的針對性、科學性及其評價結果的有效性有待提高。

3.全面推廣三明等醫改典型經驗

堅持目標和問題雙導向,遵循“保基本、強基層、建機制”的醫改原則,支持在全面推廣福建三明等醫改典型經驗的基礎上,下大力氣統籌推進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以強化區域醫療衛生規劃、優化醫療衛生資源布局、推進醫療機構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加強醫療機構績效考核以及理順醫療服務價格形成機制和比價關系為抓手,建立結構優化、運行高效的醫療服務體系;以推進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為抓手,大力推進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加大改革力度治理高值醫用耗材,進一步提高醫保基金使用效率,建立專業化經辦、多層次支撐、可持續運行的全民醫保體系;以充分發揮市場激勵機制和促進藥價公開透明為抓手,建立價格合理、供應充分、規范有序的藥品供應保障體系。通過“三醫”聯動,綜合施策,進一步健全醫療費用控制機制,堅決遏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和過快增長勢頭。

——2018年12月24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上

財政部部長劉昆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受國務院委托,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國家財政醫療衛生資金分配和使用情況,請予審議。

一、近年來財政醫療衛生資金投入和使用的基本情況

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國家富強的重要標志。黨的十八大以來,各級財政部門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和全國人大有關要求,堅持把醫療衛生放在重要位置,健全投入機制,加大保障力度,優化支出結構,為推動醫療衛生事業發展和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提供了有力支撐。

(一)投入機制不斷健全,保障范圍逐步明晰。

根據醫療衛生發展面臨的新形勢和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特點,逐步建立健全政府主導、多渠道籌措醫療衛生經費的體制機制。對公立醫院,其運行成本主要通過服務收費和財政補助進行補償,政府主要承擔其基本建設和設備購置、重點學科發展、人才培養、離退休人員費用和政策性虧損等支出;對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基本醫療服務主要通過醫療保障付費和個人付費補償,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通過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保障機制補償,政府主要承擔其基本建設、設備購置支出,以及按照“核定任務、核定收支、績效考核補助”辦法核定的人員經費和業務經費;對專業公共衛生機構,政府承擔其基本建設、設備購置等發展建設支出,并根據人員編制、經費標準、服務任務完成及考核情況等足額安排人員經費、公用經費和業務經費。

同時,合理劃分中央與地方醫療衛生領域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地方政府對醫療衛生事業發展改革承擔主要投入責任,中央政府按照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要求加大對困難地區的轉移支付力度。鼓勵多渠道籌集醫療衛生資金,在基本醫療衛生服務領域堅持政府主導,在非基本醫療衛生服務領域激發市場活力,充分調動社會辦醫積極性,支持社會力量提供多層次多樣化醫療服務。

(二)保障力度不斷加大,支出結構持續優化。

2013—2017年,全國財政醫療衛生(含計劃生育,下同)累計支出59502億元,年均增幅11.7%,比同期全國財政支出增幅高出2個百分點。其中,2017年全國財政醫療衛生支出14451億元,較2013年增加5156億元,增長55.5%,占全國財政支出的比重達到7.1%,較2013年提高0.5個百分點。2018年全國財政預算安排醫療衛生支出15291億元,較上年增加840億元,增幅高于全國財政支出2.5個百分點,占全國財政支出的比重達到7.3%。在總量快速增長的同時,各級財政按照醫改部署要求,供需兼顧、突出重點,持續優化支出結構。

1.加大供需雙方投入力度。

我國醫療衛生事業發展始終堅持供需兼顧,既堅持以公立醫療衛生機構為主體,不斷完善醫療衛生服務體系,又堅持中國特色的社會醫療**模式,持續提升醫療保障水平。

對于供方,2013—2017年,財政投入由4893億元增加到7550億元,年均增長11.5%,占財政醫療衛生支出的52.2%。其中,政府按照“建設靠政府,運行靠服務”的原則,從基本建設、設備購置等六個方面對符合區域衛生規劃的公立醫院予以補助。2017年,各級財政對公立醫院的直接補助達到2378億元,較2013年增長83.3%。

對于需方,政府連年加大對醫療保障的支持力度,在較短時間內編織了全世界**大的醫療保障網,包括城鄉居民基本醫療**和職工基本醫療**在內的基本醫療**覆蓋人群超過13億人,參保率達到95%以上。2013—2017年,各級財政對城鄉居民醫療**補助由3282億元增加到4919億元,年均增長10.6%。此外,中央財政2013—2017年累計安排城鄉醫療救助補助資金725億元,對符合條件的困難居民給予參保資助和醫療費用救助,有效緩解了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

2.促進基本醫療衛生服務均等化。

2013—2017年,中央財政對中西部地區醫療衛生轉移支付資金由1961億元增加到3095億元,年均增長12.1%,且呈現持續增長趨勢,中西部地區人均財政衛生經費不斷提高。2017年,中央財政對地方醫療衛生轉移支付中,86.3%的資金投向中西部地區,有力地促進了基本醫療衛生服務均等化。

3.引導財政資金和資源下沉基層。

按照“強基層”的要求,努力引導資金和資源下沉基層。2013—2017年,各級財政對城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鄉鎮衛生院等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直接補助由1059億元增加到1808億元,年均增長14.3%,占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總收入的44.2%。在2017年各級財政對供方的直接投入中,投向縣鄉兩級醫療衛生機構的資金占67.5%。同時,中央財政每年專門安排資金支持“全科專業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農村訂單定向免費培養醫學生”等基層衛生健康人才培養項目,引導優秀人才和優質資源下沉,著力提升基層醫療衛生服務水平。

4.支持疾病預防和健康促進工作。

2013—2017年,中央財政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從408.5億元增加到587.2億元,累計補助2496億元,支持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人均財政補助標準由30元提高至50元,免費向城鄉居民提供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由11類增加至14類,支持開展針對艾滋病、結核病等重大傳染性疾病的防控工作。2017年,各級財政投向疾病預防、健康促進等方面的資金達1886億元,是2013年的1.6倍。

與此同時,各級財政持續壓減醫療衛生領域行政支出。隨著近年來通過壓減“三公”經費、提升行政效率,衛生健康行政支出占比持續下降,使更多的財政資金用于醫療衛生機構和醫療保障體系的建設發展。

(三)投入成效不斷顯現,健康水平穩步提升。

1.醫療衛生機構服務能力不斷提升。

各類醫療衛生機構全面發展,服務能力不斷提升。截至2017年底,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數達到98.7萬個,比2013年增加1.2萬個,其中醫院總數達到3.1萬個,比2013年增加約6000個;全國醫療衛生機構床位794萬張,比2013年增加175.8萬張。2013—2017年,我國每千人口醫療衛生機構床位數由4.6張增加到5.7張,每千人口執業(助理)醫師由2人增加到2.4人,每千人口注冊護士由2人增加到2.7人。

2.個人衛生費用支出占比不斷下降。

財政投入推動醫改不斷深化,群眾就醫需求持續釋放,健康獲得感不斷增強。2017年,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診療人次達81.8億人次,比2013年增加8.7億人次;全國醫療衛生機構入院人數24436萬人,比2013年增加5221萬人;個人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比重下降到28.8%,較2013年的33.9%下降5.1個百分點,為近20年來**低水平。尤其是2017年全面取消已實施60余年的藥品加成制度,醫藥費用過快增長的勢頭得到初步遏制,2017年全國公立醫院醫療費用增長率為9.1%,將增長幅度控制在10%以下。

3.公共衛生服務水平更加均衡。

全國基本實現了每縣建好1—2所縣級公立醫院(含中醫院)以及鄉鄉有衛生院、村村有衛生室,超過84%的城鄉居民15分鐘就能夠到達醫療機構,醫療衛生服務可及性明顯提高。面向全體城鄉居民免費提供統一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公共衛生服務均等化程度進一步提升。94.7%的城市和93.8%的縣(市、區)開展分級診療試點,家庭醫生簽約覆蓋率達到42.5%,重點人群簽約覆蓋率達到70.4%,城鄉居民逐步享受到一體化、連續性的基本醫療衛生服務。

4.人民健康水平穩步提高。

我國人均預期壽命由2010年的74.8歲提高到2017年的76.7歲。2013—2017年,嬰兒死亡率由9.5‰下降到6.8‰,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由12‰下降到9.1‰,孕產婦死亡率由23.2/10萬人下降到19.6/10萬人,提前實現了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通過實施國家免疫規劃等重大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將可預防傳染病發病率降至歷史**低水平,有力地提高了人民群眾的健康水平。

二、加強財政醫療衛生資金管理的主要措施和存在的問題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近年來,財政部會同國家衛生健康委等相關部門,認真落實預算法等法律法規,堅持依法理財、科學理財、民主理財,積極采取措施加強財政醫療衛生資金管理,增強資金績效,嚴肅財經紀律,著力提高資金分配使用的科學性、規范性和有效性。

(一)規范事權劃分。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針對當前醫療衛生領域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不夠完整、不夠明確和不夠科學等問題,研究制定《醫療衛生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經黨中央、國務院同意,以國務院辦公廳名義印發(國辦發〔2018〕67號),從2019年1月1日起實施。進一步明確了各級政府在醫療衛生領域的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適度加強中央權責,明確將全國性或跨區域的重大傳染病防控等重大公共衛生服務上劃為中央財政事權,由中央財政承擔支出責任,初步構建了中央領導、權責清晰、依法規范、運轉高效的醫療衛生領域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模式。

(二)完善制度建設。

完善行業會計制度,研究制定醫院和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執行《政府會計制度》的補充規定和銜接規定,為進一步規范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會計行為明確制度依據。制定專項資金管理辦法,財政部會同國家衛生健康委等部門按照一個專項對應一個資金管理辦法的原則,制定了公共衛生服務、醫療服務能力提升等多個項目的資金管理辦法,堅持用制度管錢管事管人,扎緊制度籠子,對資金分配、下達、使用等各個環節予以規范。建立內部控制體系,督促各級各類醫療衛生機構加強內部控制,將經濟活動管控關口前移,從制度上堵塞風險漏洞。

(三)嚴格預算管理。

加強財務預算管理,財政部研究出臺《關于加強公立醫院財務和預算管理的指導意見》,推行全面預算管理,強化醫院成本核算,促進規范公立醫院收支運行,著力提高公共醫療資源的利用效率。狠抓預算執行進度,中央財政按照當年醫療衛生轉移支付預算執行數的70%以上向各地提前下達下一年度轉移支付資金,增強地方預算編制的完整性。同時,采取緊盯重點項目、約談通報、預算安排與支出進度掛鉤等措施,督促地方和部門加快預算執行。各地也按照有關要求,改進醫療衛生支出預算編制工作,狠抓預算執行,取得了明顯效果。

(四)推進項目整合。

針對醫療衛生領域項目過多、管理分散、資金不能統籌使用等問題,財政部按照完善轉移支付制度管理要求,對醫療衛生領域轉移支付項目進行清理、整合和歸并,逐步增加因素法分配比重,擴大地方政府資金分配使用和項目實施管理的自主權。中央財政補助資金由財政部會同國家衛生健康委等部門參考補助任務、補助標準、績效考評結果等因素分配,由各地按政策規定并結合當地實際情況統籌安排,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

(五)強化績效管理。

擴大績效目標管理范圍,從2016年起對國家衛生健康委部門預算所有項目編報績效目標,率先實現項目績效目標管理全覆蓋。開展重點項目績效評價,連續8年對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開展績效評價,連續3年對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情況開展績效評價。強化績效評價結果應用,將績效考核結果作為分配補助資金的重要因素,建立補助資金分配與績效評價結果掛鉤機制。國家衛生健康委“公共衛生專項任務經費”項目績效評價報告自2015年起報送全國人大常委會參閱。

(六)狠抓監督檢查。

自覺接受人大監督,全面加強審計監督,財政部將財政醫療衛生經費使用管理納入督導檢查范圍。加強財政監督和審核,定期委托財政部駐各地專員辦、財政部預算評審中心,對全科醫生特設崗位計劃試點、基本藥物制度、城鄉居民醫保等轉移支付資金進行核查,及時發現問題并有針對性地整改,較好地發揮了監督檢查的作用。積極推進預決算公開,將財政醫療衛生資金管理辦法和中央財政補助資金分配結果按規定及時向社會公開,主動接受社會監督,力爭讓每一分財政資金都在陽光下運行。

總的來看,當前我國醫療衛生資金投入使用呈現出機制逐步健全、總量持續增長、結構日趨優化、效益不斷提高的良好態勢,但也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需要在下一步工作中著力加以解決。一是改革措施仍需加強。醫改政策整體協調性有待進一步增強,醫療、醫保、醫藥改革還需進一步聯動,藥品、耗材價格虛高問題仍較突出,人事薪酬改革相對滯后,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還沒有得到充分體現,一些地區推進醫保支付方式改革進展不及預期。二是可持續性壓力加大。醫療費用快速增長給醫保基金平穩運行帶來較大壓力,2017年職工醫保統籌基金和城鄉居民醫保基金分別有一些統籌地區出現當期赤字,個別統籌地區甚至出現歷年累計赤字。三是費用結構有待優化。衛生總費用花在大醫院相對較多,流向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相對較少;各地人均衛生總費用差異較大,區域間醫療衛生服務水平仍欠均衡;公立醫院醫療收入中,體現醫務人員勞務價值的診察、治療、手術、護理等收入占比較低。四是績效管理亟待加強。部分資金使用單位績效管理理念尚未牢固樹立,管理制度不夠完善,重立項、輕績效的問題仍然存在。體現醫療衛生行業特點的績效指標體系尚不健全,績效指標設置的針對性、科學性及其評價結果的有效性有待提高。

三、下一步工作打算

下一步,財政部將會同國家衛生健康委等有關部門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踐行“兩個維護”,全面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落實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意見,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緊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積極發揮財政職能作用,推動完善國家健康政策,大力支持實施健康中國戰略,圍繞醫改重點任務,進一步加大投入力度,優化支出結構,全面實施績效管理,提高資金使用效益,推動建立適合我國國情的、可持續的醫療衛生投入長效保障機制。

(一)堅持公益屬性,支持構建基本醫療衛生制度。

堅持為人民健康服務的宗旨和基本醫療衛生的公益屬性,以保障人民健康為中心,以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為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建立健全覆蓋城鄉居民的中國特色基本醫療衛生制度。進一步加大各級財政對基本醫療衛生的投入力度,把基本醫療衛生制度作為公共產品向全民提供,著力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完善與公立醫院發展相適應的政府投入辦法,全面落實政府對符合區域衛生規劃的公立醫院投入政策,指導地方在清理甄別的基礎上穩妥化解符合條件的公立醫院長期債務。著力推進機制創新,圍繞改革的關鍵環節和重點領域,加快完善分級診療、現代醫院管理、全民基本醫保、藥品供應保障、綜合監管等五項制度。同時,通過深化改革推動形成合理的醫療資源布局、有序的就醫診療秩序和科學的價格形成機制,促使醫療衛生資金的分配結構更加優化,使用效益更加顯著。

(二)堅持“三醫”聯動,促進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

堅持目標和問題雙導向,遵循“保基本、強基層、建機制”的醫改原則,支持在全面推廣福建三明等醫改典型經驗的基礎上,下大力氣統籌推進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以強化區域醫療衛生規劃、優化醫療衛生資源布局、推進醫療機構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加強醫療機構績效考核以及理順醫療服務價格形成機制和比價關系為抓手,建立結構優化、運行高效的醫療服務體系;以推進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為抓手,大力推進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加大改革力度治理高值醫用耗材,進一步提高醫保基金使用效率,建立專業化經辦、多層次支撐、可持續運行的全民醫保體系;以充分發揮市場激勵機制和促進藥價公開透明為抓手,建立價格合理、供應充分、規范有序的藥品供應保障體系。通過“三醫”聯動,綜合施策,進一步健全醫療費用控制機制,堅決遏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和過快增長勢頭。

(三)堅持政府主導,健全醫療衛生多元籌資機制。

科學厘清醫療衛生領域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明確政府、社會與個人以及各級政府之間的責任,建立健全政府主導的醫療衛生多元籌資機制,更好地滿足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需要。公共衛生服務主要通過政府籌資提供,基本醫保和基本醫療服務由政府、社會和個人三方合理分擔費用,特需醫療服務由個人自付或通過商業**支付。進一步完善非營利性和營利性醫院的分類管理辦法,在人才引進、資產權益、稅收優惠、融資服務等方面細化社會辦醫支持政策,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激發社會資本投資醫療衛生事業的積極性,努力形成公立與社會辦醫療機構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格局。

(四)堅持**施策,推進醫療衛生領域脫貧攻堅。

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策部署,堅持**扶貧**脫貧基本方略,按照健康扶貧工作的總體要求,突出重點地區、重點人群、重點病種,進一步加強統籌協調和資源整合,加大健康扶貧投入力度,采取有效措施提升農村貧困人口醫療保障水平和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服務能力。按照“大病集中救治一批、慢病簽約服務管理一批、重病兜底保障一批”的要求,對患有大病和長期慢性病的貧困人口實行分類分批救治,將健康扶貧落實到人、**到病。統籌基本醫保、大病**、醫療救助等保障措施,著力減輕農村貧困人口醫療費用負擔,切實防止因病致貧、因病返貧。

(五)堅持績效管理,提升醫療衛生資金使用效益。

堅持加大投入與深化改革同步推進,加強管理與提高績效緊密結合,不斷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嚴格執行預算法等法律法規,加強制度建設,提高資金使用管理的科學性和規范性。繼續優化整合醫療衛生項目,從源頭上避免財政資金的重復投入和低效使用。全面推進預算績效管理,強化“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的理念,加強對重大醫療衛生投入政策的績效評估,加快完善覆蓋預算編制、執行全過程的績效管理機制,將績效評價結果與項目資金分配掛鉤。進一步嚴肅財經紀律,完善監督機制,自覺接受人大和社會各界監督。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醫療衛生投入是保障人民健康、推動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物質基礎,也是公共財政的重要職能。我們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審議意見,切實改進和加強工作,努力在解決人民群眾看病難看病貴問題上不斷取得新進展,進一步增強人民群眾的健康獲得感。

在線QQ
诺贝尔娱乐城 重庆时时彩计划 皇家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求北京pk10计划软件 白小姐马报资料 mg电子娱乐城 重庆时时彩漏洞在哪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预测 足球拉霸APP下载 今天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